华润进入“后宋林时代”:傅育宁空降 人事地震或来袭

随着日前宋林被免职,华润集团正式进入“后宋林时代”,接替宋的新掌舵者傅育宁来自于同样身为香港四大中资企业之一的招商局集团。有意思的是,这两大央企的发展轨迹和业务板块有着高度类似,也有着很大的不同。

现在傅育宁面临的不仅仅是原董事长宋林被调查并免职带来的负面影响,更是多年来拼命并购、多元化扩张导致的尴尬境地。接下来,掌舵体量是招商局集团两倍的华润集团,“下过乡,留过洋”自称是理性较多但不乏随和的傅育宁将会展现出怎样的傅式管理风格?

傅育宁空降华润

总资产达9121亿元人民币、下属2300多家公司、拥有员工40多万的华润集团董事长更替极为迅速,自宋林4月15日被再次举报后仅8天时间,傅育宁时代已经开启。

华润集团负责新闻宣传的一位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4月23日上午集团在香港召开了集团全体领导、各部室、战略业务单元、一级利润中心主要负责人会议,宣布了人事更替任命,新董事长傅育宁也在场,至于傅总有没有讲话自己并不知晓。

在华润集团召开董事长更替会议的同一时间,傅育宁原来所在的招商局集团也召开了集团会议,宣布傅育宁卸任集团董事长,李建红总裁暂时主持全面工作。

招商局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4月15-17日傅总还带领高层代表考察河南,这次任命感觉颇为突然,有点“临危任命”的意思。

不难发现,华润集团和招商局集团有着颇多的相似之处。公开资料显示,招商局集团旗下有运输物流、金融投资、房地产开发三大核心产业,而华润集团则拥有消费品、电力、地产、医药、水泥、燃气、金融七大核心业务板块。

对外经贸大学范黎波教授对本报记者说,两者明显的共性就是,都受香港制度环境和文化环境影响,不同于一般的内地央企,在内地转型发展经济中成长,它们发展前景比较稳定,可预期性强,且都是总部在香港,而绝大部分业务在内地。

而这或许也是傅育宁被空降至华润集团的关键因素之一。

今年57岁的傅育宁此前任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兼任招商银行董事长、招商国际董事长、蛇口工业区董事长、招商轮船董事长等职,值得关注的是,1988年从海外留学回来至今,傅就一直在招商局集团参资公司或集团工作。

但是傅育宁接任华润集团董事长一职,面临的最紧要的一个难题或许就是如何“稳定军心”,避免人事地震来袭带来的负面影响。

人事地震将来袭?

虽然华润集团上述宣传部门人士表示“自己的工作一切正常”,但是似乎集团内部一场不小的人事地震将不可避免。

中投顾问高级顾问刘建修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华润原董事长宋林身居高位,牵一发而动全身,他的免职会引发整个集团人事大范围的变动。

早在宋林被中纪委调查后的4月18日,在同样是华润集团全体领导、各部室、战略业务单元、一级利润中心主要负责人都参加的会议上,总经理乔世波用“华润正面临着非常沉重的时刻”、“华润正在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时刻”、“华润正在面临着一个非常时期”来形容眼下的华润。彼时乔世波受命暂全面主持华润集团工作,称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一定要经得住考验,共克时艰。

上述会议召开第二天,乔世波总经理与其他高层领导分头密集视察华润三九医药、华润水泥、华润银行、华润万家、华润医药以及华润燃气等主要战略业务单元,以试图保持“企业稳定、人心安定”。

然而,在傅育宁任命被公开的前一天即4月22日,华润集团旗下房地产板块旗舰公司华润置地有限公司(01109)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宣布从2014年4月22日起,王宏琨因个人健康理由辞任本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以及本公司企业管治委员会成员职务。

值得关注的是,王宏琨今年刚46岁。离退休年龄还有很久。去年6月17日之前,王宏琨曾担任华润置地高级副总裁及华润置地海南大区总经理,据了解,王宏琨自1993年加入华润集团,进入华润置地前,曾任华润集团企发部副总经理、华润万家有限公司副总裁、华润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

一位接近华润集团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说,王宏琨的离职并非偶然,背后或与宋林时代终结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而这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更大的人事地震或将发生。

连年扩张后遗症

“一个企业领导人变更对企业发展影响很大,虽然作为香港中资企业影响其发展的因素很多,但是不可避免地,宋林事件还是会对企业有一个较大的影响。”范黎波表示。

受宋林遭调查影响,短短8天时间,华润系5家香港上市公司市值累计蒸发290亿港元(合计234亿元人民币)。4月23日,受傅育宁将调任华润集团消息影响,华润系股票有了小幅上扬。

虽然“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华润已经从当年一个只有170亿资产、几亿利润、为数不多的员工的贸易机构发展成为一个市场化的多元化企业”,但是连年来的大手笔并购扩张已经开始显现后遗症。

华润集团共设7个战略业务单元,按照去年销售额排序,包括消费品、医药、电力、地产、水泥、燃气和金融,其中消费品占整个集团销售额的近1/3,医药占近1/4,电力占近两成。然而面临并购消化难题以及中国整体经济放缓双重压力,近年来其盈利压力越来越大。

华润集团与傅育宁此前所在的招商局集团业绩比较发现,截至2013年末,前者总资产9121亿元,实现营业额4024亿元,经营利润为453亿元;后者则分别依次为4533亿元、723亿元、268亿元。虽然华润集团总资产是后者两倍,营业额是后者的5.6倍,但是经营利润却仅是后者的1.7倍。

刘建修对本报记者说,通过资本运作并购的方式进行多元化扩张,大量的吞食而没有进行消化,造成了华润集团现在旗下业务地域分布广、产业跨度大、业务关联度低、母子公司管理复杂化的困难局面。过度的贪婪反而会胀破华润的肚皮。

去年7月,宋林试图将华润电力与华润燃气进行合并,意味着将后者注入上市,背后原因则是受经济持续下滑、电力和煤炭需求下降影响,以火电和煤炭板块为主力的华润电力长期发展乏力。而今年由原来医药整体上市计划可能被华润集团整体上市取代,但是宋林事件再一次为其进程平添变数。

刘建修对本报记者说,不论华润医药整体上市还是集团整体上市,目的都是融资,只有获得资金的支持,华润才能在下一步对业务整合更“狠”,进而提高公司的管理效率。然而如果上市搁浅,公司股价滑坡,筹措资金变得更加艰难,也因此会影响到华润接下来的发展。

“此前擅长大宗商品交易的华润集团是时候进行转型了,面临的最大难题我认为是价值链重建和旗下多品牌的塑造。”范黎波说。